拖延症患者的伦敦游记

因为自己的拖延症晚期症状,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博客了。甚至这次更新游记也是在去了伦敦之后5天左右的时间才开始写,实在是很不靠谱。

无论如何,去年的12月28日我去伦敦拜访了好友fw,并在他的带领之下去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下面是流水帐风格的游记。

好事多磨的开端

从剑桥到伦敦的火车往返票还是蛮便宜的,如果选择off-peak的话往返只要14镑。而且这个票的优势在于只要是非高峰班次都可以乘坐。可能是知道这一点有所倦怠,我来回都没有坐上希望坐的那一班车。

从我家骑车到车站大概20分钟,我早上提前了40分钟出门取车,想着要是早到了车站还可以玩玩新买的逆转5。6点钟的英国室外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刺骨的寒风顺着领口往衣服里钻。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许是锁内结了霜,也许是太久没骑了,我居然怎么也不能把钥匙完全插入锁孔内。作为与自行车战斗过好多年的男人,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想都没想就伸手对着钥匙一拍,结果反而把钥匙拍弯了。我的心一凉:要是钥匙断在锁孔里,而车还是被锁的状态,我就玩完了,且不说车的问题,我可要怎么去车站啊!

于是我稳定了一下心情,不停的对自己说着不要紧张,一边缓缓的把钥匙往回掰。终于,钥匙看起来重新回到了正常状态,可是锁还是没有打开啊!没办法,忍受着寒风的吹拂,我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一边缓缓的把钥匙往锁孔里磨。最终我还是在手失去知觉之前打开了锁。

打开了锁的我心情大好,坐上车就准备打开谷歌地图来认路。打开手机我再一次傻了眼:前几天刚刷了机忘了设置APN了,上不了网!要说可能这也是怪我使用的网络供应商有点奇葩。我使用的是Giffgaff,它似乎是借用了O2的网络,所以一般手机会自动检测出O2的设置,但是实际上APN要设置成Giffgaff的才能上网。寒风中的我差点流出了眼泪(冰)。

我压抑住对自己无能的怒火,默默的下了车。我看了看车锁,钥匙还在锁孔里拔不出来了,车也因此锁不上。想了想这种时候大概也没有人在外面,我还是拿着连着锁的钥匙走回了家,开了门,连上wifi设置了APN。终于带着能认路的谷歌地图回到了自行车上。

最后到达火车站的时候,我所预定乘坐的那般火车已然开走了。我手里拿着把锁踩在地上才拔出来的钥匙默默的坐上了下一班火车。

神奇的UCL首任校长的的尸体

在伦敦的第一站是fw的学校UCL。UCL好像还是处在稍微闹市一些的地方,我们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拐进了fw的办公室。在复杂的办公楼里绕来绕去,fw带着我找到了UCL首任校长的尸体。尸体放在一个木头柜子里,我们去的时候柜门是关着的,不过据说平时可能是打开的。关于这个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传说,据说UCL现在开会的时候还偶尔会把校长的尸体搬去「参与会议」。实在是无法明白他们的思维。

西敏寺

离开了UCL之后我们从福尔摩斯的家路过,坐地铁来到了西敏寺。不愧是伦敦啊,地铁线错综复杂十分可怕。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是个让人感觉怪怪的的翻译,给人的印象和它实际的样子有些不符:西敏寺是个十分宏伟十分有历史感的大教堂。

作为一个对英国历史和宗教史十分不了解的人,我是很难弄清楚西敏寺里的各种典故。不过在一番寻找之后,我们还是找到了牛顿的墓。牛顿的暮下有着刻着他名字的纪念石砖,在这块砖的旁边还有狄拉克(还刻了狄拉克方程)、法拉第和马克斯韦(不太确定是不是那个麦克斯韦)的纪念砖。大概这一块是物理学家之角吧。

除了物理学家,西敏寺里还有很多很多的雕塑、各种国王的暮、以及一个似乎蛮有名的诗人角。值得一提的是,诗人角在语音导览中被特地介绍了,而物理学家之角却完全没有提到。感觉有点伤心。

出了西敏寺在附近还可以看到大本钟和国会。不知道他们造了国会能不能增加金钱收入。

国家美术馆

中午简单的吃了个热狗,我们向着美术馆进发。国家美术馆里陈列了好多从13世纪至今的艺术作品,藏量十分惊人,可是作为美术馆的它并不收门票钱。怀揣着艺术梦想(并没有)的两个少年惴惴不安的踏入了这对于他们而言可能过于宏大的艺术殿堂,然后果不其然的几乎没有看懂任何东西。当然我看到了很多以前在美术课本中看到的名画,例如最著名的达芬奇的岩间圣母。不过在面对着从莫奈的印象派开始的越来越飘逸的美术作品时,我还是不禁陷入了沉思:话说这些东西真的能让大部分人欣赏嘛,还是我的审美水平太过于低无法理解作品的深奥之处?话说回来,如果是业界人士才能够欣赏的美术作品,真的是有价值的东西吗?

无论如何,我怀着欣赏完(大量)美术作品之后的满足与充实感走出了国家美术馆,感觉自己的趣味得到了提高。

中国村

晚上去吃了很贵的烤牛排,当然味道也是十分的棒。之后我们又去中国村逛了一圈。比起Mill Road,伦敦的中国村占了几条街,无疑大多了。街边有着很多看起来就很可口的中国餐馆,如果不是刚吃过晚饭,真的想进去点个烤鸭。

虽然fw一直宣称他没有迷路,但是我好像多次走过了同一个地方。无论如何我们终于绕出了中国村,路过了市中心的购物中心之后,我就坐上了地铁愉快的回到了火车站。

国王十字车站

其实我来去经过的火车站都是著名的国王十字车站。在车站里真的有一个9 4/3 站台,还有半个手推车嵌在墙里供人拍照。不过说实话我觉得这东西存在不会超过一百年,毕竟是消费文化。

最后,带着走了3万步的浑身疼痛的身体,我回到了剑桥,又骑了二十分钟车回到了家。在对比了大城市之后的确觉得我是住在农村的,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僻静的生活更让人安心,伦敦这种大城市偶尔去去就很好啦。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