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

这件事情我纠结了很久,即使现在也没有太想明白,到底为啥会有俗语这样的东西呢。当然我说的是那些类比类的俗语,我承认这些俗语背后的故事本身还是很有意思的,但是我实在是想不出如何在说话中正确的使用俗语。

比如,随便举个例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是想表达一时看起来倒霉的事情不一定是真正的倒霉,也许在后来的某个时点会反而转化为好事。这个俗语背后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简单的说就是个和《俄狄浦斯王》差不多超展开的悬疑类故事。但是,这句话到底要怎么用呢?首先得有个倒霉的事情发生吧,类比于失马我们不妨说小明的手机丢了。其次,这句话自己安慰自己说未免有点过于阿Q,我们不妨让小明去向(暗恋小明已久)的小红抱怨,而小红,按照我们的约定,需要使用上这个俗语。

小明:「太倒霉了,我手机丢了!!」

小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是说到这个地方小红不由的顿了一下。 这个地方要怎么继续下去呢? 小红这个平时喜欢钻研的人不禁感到十分纠结, 按理说,现在的小明心情一定十分糟糕,所以直接顺着俗语的意思接下来说「恭喜啊,接下来有好事发生呢」无疑只会让他更加生气吧。不,就算不是小明这种爆脾气,被人这样说了也会不太痛快吧。那么,果然还是要弱化这个俗语的原意吗?说「也不一定是坏事啦」会安全吗?

这么想的小红只好接着说:「也不一定是坏事啦。」

小明:「那你说丢个手机不是坏事是啥?能转化成啥好事?」

这下小红彻底哑口无言了, 是啊,丢个手机怎么说也不是好事,为啥非要强硬的要求别人倒霉了还想着会有好事发生呢,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在干涉别人生气的自由了吧?早知道还不如不说这个俗语了。

有人看了上面的例子会说,本来这个例子就举得很不恰当,本来这个场景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不是很适合,虽然现实生活中不乏像像小红这样莫名的喜欢使用俗语典故到在不适合使用的场合也照用不误,以为可以让自己说话显得有些文采或内涵,为自己本来不怎么有道理的想法撑撑排场的人,但他们的误用并不是说明俗语不该存在的理由。我很同意这个反驳,我也承认上面那个例子只是为了取悦读者才编的。错误使用的俗语虽然很多,但是这并不说明俗语本身是没有意义的,那么,正确使用的俗语真的有意义吗?下面我试着说一个恰当使用俗语的例子。

「小明的手机丢了。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捡到小明手机的恰恰好是小明暗恋已久的小刚。小明用小红的手机拨打自己的号码联系上了小刚,不仅拿回了手机,还以感谢小刚为借口请小刚看了电影,一来二去反倒是和小刚的关系打得十分火热。」

不考虑小红为他人做嫁衣的悲剧的话,上面这个例子简直是正确使用俗语的典范了。那么,这个正确使用的俗语除了短途剧透了一下外,大概也只是让句子看着稍微多了一点点文采吧?我无法否认正确的使用俗语也许可以让作者看起来稍有文采一些,至少会对某些读者的胃口。不过这样的话俗语也就和TMD这样的词语是一个程度了,毕竟也有读者就是喜欢看充满了匪气的文章,人家觉得这很爷们,不矫情。

仔细思考一下上面的两个例子,其实我们可以大致把俗语的使用场景分为说理和叙述两种。所谓说理是想用俗语来说明自己的观点,而所谓叙述是用俗语来衬托自己已经发生的事情。后者我承认是可以正确使用俗语并且可以让一部分看的人觉得有意思的,但是前者,我不相信俗语可以正确的使用。

俗语的内容分为前提和结果,比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前提是「失马」,而结果是可能会有「福」,有比如「一瓶不响,半瓶晃荡」,「满瓶」和「半瓶」是前提,「不响」和「晃荡」就是结果,当然也可一反过来用,大家都把这个当作了充要条件。一般而言用俗语说理是这样的思路,说话人看到了可以与俗语类比的「前提」,比如小明丢手机这件事,于是说话人使用了俗语,得到结论,类比于俗语中发生的事情,现实中也会发生相应的事情。比如小明很少说话而小李总是夸夸其谈,小红也许会使用「一瓶不响,半瓶晃荡」这样的俗语来向她的室友小兰说明实际上小明比小李懂得多多了。虽然小红说的看似很有道理,但是实际上也许小明真的啥也不知道,而小李偏偏是个什么都懂还就是喜欢炫耀的人(参考哈利波特里的赫敏小姐)。

俗语永远无法在说理中正确使用的原因是,他总是从一个生活的个例中抽出简单的因果关系,却试图套用在所有看起来相似的情况下。生活这么复杂,控制一件事情走向的参数有千千万万,就算是神大概也不能看到开头就猜到结尾,靠类比一件别的事情就真的可能吗?退一步说,即使我们真的有基于统计规律给出的强相关的关系的俗语,例如我们假设有个俗语是「带大黑框眼镜的非近视很大可能是脑残」,而且我们假设这一点是统计上有很强关联的(我觉得大概真的有吧),现在我们看见了这样的一个带着大黑框眼镜的非近视,我们真的就可以引用这个俗语来在心中判定这个人是个脑残吗?我觉得正确的做法是真的去和这个人交流,通过他说的话想的事来判断。简单的说,即使我们拥有了基于统计的俗语,也没有必要放弃思考与调查而采用这种武断的逻辑,不是吗?

我估计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是语言是会限制思维的。不假思索说出的话往往不一定有道理,但是说话和听话的人却很容易信以为真。这件事情的范围可能比俗语要大的多,比如「异地恋必然会分」,有比如「粉的切开了都是黑的」。仔细想想这种事情是很恐怖的,只要向人们的心中植入这样的概念,很多人就会放弃思考而采用这种武断逻辑去思考,因为这样 听起来很有道理

虽然本文全文都是开玩笑的,我也并不是特别想黑俗语。不过思考的时候不要想得太快,真的去思考也许真的很重要呢。

Published: November 25 2013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