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圆子

圆子也是前几天做的了,因为觉得很成功所以记下来吹嘘一下自己,也算是科研间歇的休息。

虽然一般而言讨厌热闹,我还是蛮喜欢过年的。倒不是过年能吃到好东西——过年固然是放开肚皮忘记成本不顾一切的海吃胡喝的好机会,但对我这种平时想吃啥就会吃的人而言这不算什么大事。对我而言,过年最吸引人的在于那种一家人早早的结束了一年的工作,什么也不想,一心一意的准备年夜饭的那种气氛,以及过了年后的正月里,什么目的也没有地在沙发上赖一天,看一些平时完全不会看的电视的慵懒感。正因如此,我并不喜欢过年的时候去拜访别人(除了姑奶奶和姥姥,我一直把他们视作家庭的一部分),也并不希望被人拜访:和家里人一起懒懒的度过假期,对我而言是最理想的春节。

但是,即使是平时也海吃胡喝的我,也会下意识地把一样食品和春节联系在一起,那就是圆子。大致上来说圆子就是一种炸制的丸子,馅料的种类繁多,常见的有糯米、豆腐和挂面等,当然都会适当的掺上一些肉。我曾以为这是全国通用的食物,但是似乎并不是这样——安徽的同学们似乎都吃过,其他地区就不一定了。无论如何,对我而言圆子是属于春节的。从小到大,春节的记忆总是伴随着做圆子,小的时候是在姥姥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有人负责搓有人负责把圆子放到铺满面粉的大篓子里使劲摇,最后姥姥把他们放到灶上蒸;住在姑奶奶家的那段时间,姑奶奶在春节的时候会做无数的圆子,糯米的豆腐的挂面的都有,我每天都能吃一堆;再后来则是过年去看姑奶奶的时候,临走会从姑奶奶那里拿走一大堆圆子,主要是我十分喜爱的豆腐圆子(似乎是因为我才会专门做的)。相比之下,平时也经常吃的饺子汤圆在过年的时候就没有啥存在感了。

前面说的这些看起来很无聊。我说这些主要是想说明为啥我会在这个时间对圆子如此执念,以至于不惜为了做圆子专门跑了一趟中超和Sainsbury’s。材料备齐了圆子做起来倒是没啥技术含量,反正也就是豆腐或者糯米弄熟了掺上肉馅(3:1),手上裹上蛋清把馅搓成球状,扔到炸锅里。整个过程没啥特别的,拌馅也是一如既往的恶心,唯一的技巧就是要手上裹了蛋清再搓圆子吧,因为很重要我也姑且说了两遍。总之在电饭煲和小型炸锅的帮助之下,我最后花了两个小时二十分钟做了两盒圆子,一盒豆腐的,另一盒也是豆……啊不,另一盒是糯米的。

做出的圆子最后得到了各种品尝者的一致好评。不过对他们而言这也就是一种食品吧,正如他们所珍视的某种食物对我而言可能也没有特别的意义。而我吃着自己做的圆子,品尝着熟悉却又和记忆中微妙的不同的味道,却想起了很多忘记了很久的事情。以后我大概也会费尽心血为自己宠爱的人们做他们最喜爱的食物吧,我能凭着这味道留在他们的心中吗?

Published: January 27 2014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